首页 > 资讯频道 > VR行业新闻 > VR游戏《RAW DATA》获千万级美元融资,而中国游戏产业还在为历史还债

VR游戏《RAW DATA》获千万级美元融资,而中国游戏产业还在为历史还债

发表于 2017-02-21 00:25:20

 这个消息也再次证明,VR产业的寒冬真的不存在,存在的只是你们心里需要的那个寒冬。

总融资额达到5000万美元。

这个时间点上《RAW DATA》团队如此巨额的融资消息对于VR产业的利好不言而喻。而这个消息也再次证明,VR产业的寒冬真的不存在,存在的只是你们心里需要的那个寒冬。

关于《RAW DATA》这款产品的赞誉以及其所获得的成绩VRZINC不做过多赘述。“首款月入百万美金的VR游戏”已经说明一切。

而我们在这里需要来谈谈,在VR/AR产业发展如火如荼的中国、一直在强调“VR将是赶超国外顶级游戏公司最好平台”的中国、一直在释放各种利好的中国,为什么没有出现《RAW DATA》。

创业团队有多少真正的懂VR?

《RAW DATA》背后的开发商Survios已经被人报道过多次。

早在几年前,Survios的团队曾是南加州大学Holodeck项目的一部分,专门挑战各种围绕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提出的问题。那时候Survios就凭借着大作《Zombies On The Holodeck》刷新了玩家的视线。

在南加州大学制作《Zombies On The Holodeck》的经历,教会了Survios如何将游戏开发到任何硬件平台上。

而他们更是在2014年就早早的预料到,如果VR中能够实现所有肢体动作,则会大大提升游戏的趣味性。

于是它们DIY了自己的动作跟踪系统:你不但需要在背上背满磁铁用以追踪位置,还要在头顶上挂一个摄像头。——这些都为《Raw Data》的出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让我们来翻一下中国的VR游戏团队,有多少是在2015年成立的?

2015年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时间,这一年中国新一轮的手游创业潮落下帷幕。成功者们动辄几十亿借壳上市,玩起了资本游戏,而腾讯、网易逐渐再次显示出对市场的垄断。

对于失败者,结果只能是在这一年黯然退出,寻找新的方向。同样是在2015年,Facebook 20亿美元收购Oculus的消息在中国开始发酵,VR成为了他们扎堆的战场。

他们什么都不懂,但是这并没有关系。2015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,有多少VR产品是打僵尸?

这个群体经历了手游的大潮,认为VR会和手游一样,可以在2-3年内爆发,梦想着自己是下一个莉莉丝、下一个银汉。

抱着这样的心态的创业团队占比有多高?50%?70%?还是更多?

在思考这个问题的过程中,我找到了《Raw Data》没有出现在中国的答案。

资本有多少是真的懂VR?

当然,创业团队有着这样的心态,资本绝对脱不了干系。

目前行业里几乎所有人都应该都经历过2013年下半年到2014年底那段资本狂热的日子。房地产、煤炭、家具,和游戏产业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些公司,纷纷挥舞着支票,进入手游产业。市面上,但凡有一家还算及格的手游公司,估值都是10亿起。

这些公司的投资者、并购这些公司的上市公司,赚了个盆满钵满。那些错过投资机会的的投资者,那些没有早早出手以离谱的价格收购游戏公司的传统上市企业,悔不当初。

没关系,新的机会来了。

VR是一个不该被错过的机会,VR是一个比之手游更好的机会,它是一个全新的计算平台,它是一个彻底颠覆人们生活方式的平台,它必然而且必须有着丰厚的回报。

资本进场,VR概念的创业团队纷纷拿到融资,这些人期望的VR的盛世来了。

但到了2016年下半年,在疯炒了一年之后,VR产业该是什么样依旧什么样,这些人并没有看到他们期望的巨大的进步。

这个时候,资本也渐渐开始理智,开始意识到VR产业的时间性,纷纷断了那些创业团队的粮。这对于那些拿到资本后开始大扩张的团队而言是一个致命的打击。

而且我们发现,这些投资基本都是以百万、千万为主要基调,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些错过手游早期投资的小基金。大的基金根本没有在那个时间段进来。

这就和腾讯、网易们至今没有对VR有大发力一样。对于巨头来说,什么时间都不晚。但小公司则不然。

所以,这一波热潮褪去之后,尸横遍野。

我们不否认,真的有一些专业的投资公司,在默默的对VR产业进行投资。但是就像我前面所说,那些所谓十分传统的产业的资本、那些更像是来自“煤老板”的资本,才是这一轮资本浪潮下的主流。

在这样短视且主流的资本推动下,我找到了《Raw Data》没有出现在中国的答案。

一切的一切,都是在为历史还债

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,VR平台原本看上去是中国游戏产业追赶国外的良机,但是我们再一次被拉开了巨大的差距。

看看Steam,VRZINC研究院在上个月针对Steam VR平台进行了数据统计和研究分析,并且发布第一期《2016年STEAM VR平台研究报告》,在报告当中,无论是好评榜、热销榜、收入榜,没有一款中国开发商的产品入围。

当然,一个现状是中国部分开发商根本不选择上架Steam——因为要保证线下体验店的收入。但这并不是借口,线下体验店的给开发商能够带来的收入到底多少,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可以量化的数据。

中国的VR游戏之所以再一次落后,一个很明确的原因在于正在为历史还债。无论是上面所说的资本、创业团队因为手游的暴富造成的种种情况的还债,还是我们下面要说的关于人才。

我们都知道一个很明确的知道一个点,VR游戏从某个角度去看,更像是主机端的衍生,所以拥有主机制作经验的人才备受欢迎。

在VRZINC采访过团队当中,有几个团队就一直在强调他们团队有着丰厚的主机游戏背景。

但是相比国外,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。这是主机禁令造成的,但是更是中国的游戏环境造成的。

长期以来,中国的游戏制作者们,就长期将精力放在数值策划、付费点设计上,游戏背景、故事框架在他们看来不值一提。

但是暴雪的《守望先锋》却配合了大量的CG来架构故事,暴雪甚至因此被玩家戏虐,“做CG的公司不务正业的做游戏”。

但是国产游戏大多数情况下是数值的对撞、是付费的坑。过去的十几年,中国绝大多数的游戏制作人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做游戏。

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指望在这个阶段能够研发出《RAW DATA》是不可能的。在你看这些文字的时候还有很多的VR游戏厂商在考虑如何在VR游戏当中设置付费的坑。

我不知道这个债还要还多久,但我知道或许我们可以从擅长的方面来创造价值,就像手游,但是VR到底是不是可以呢?

与其考虑如何制作一部《RAW DATA》,当下更为重要的或许是需要各方面的耐心。资本耐心一点,团队耐心一点。

但是,中国的环境,还有耐心吗?

今天看到一个采访,曼城的主教练瓜迪奥拉在谈到下课这个问题时提出,“弗格森在曼联,第7年才拿到联赛冠军”,他需要的是耐心。但是这个足球环境,不可能再有下一个弗格森的了,因为环境不同了。